手表 钻石 名包 饰品
钻石回收价格高?_这个富二代时尚博主气场秒杀
发布时间:2019-08-02 12:50:32
      

前几天,偶然在微博看到一则消息:

 

刘嘉玲私人收藏的“天价”卡地亚皇冠,被故宫借去做展览了。

 

 

这只1906年的钻冠,嘉玲姐买下后曾戴着它拍过照片,还兴奋的说:“对那个皇冠一见钟情,已经买了,多少钱就不说了。因为那个皇冠好难得,是1906年出品的。

 

而被问及斥巨资置下名贵珠宝,老公梁朝伟的态度如何时,她的回答更是羡煞众人:“他的嗜好跟我完全不同,他觉得女人戴珠宝美就行,而我是他最美的珠宝。

 

 

很巧的是,七月初的时候Fa姐去了一趟北京,正好有去看这场「卡地亚X故宫:有界之外」的联名珍宝艺术展。

 

800多件来自卡地亚典藏和故宫博物院提供的展品文物,跨越了时间和空间,汇集于这古老宫殿里。

 

行走在其中,真的很容易迷失在这珠光宝气的迷幻光影里……

 

 

然而在一大堆欧洲皇室贵族的私人定制里,唯独一张中国女人的照片,与一袭华丽的中式旗袍,吸引了Fa姐的注意力。

 

她就是黄蕙兰,一个在100年前就懂得用卡地亚定制翡翠,来搭配精工细作的中式旗袍的女人。

 

 

 

 

100年前最受追捧的时尚博主

 

如果放在今天,黄蕙兰差不多就是火遍全球的“富二代时尚博主”

 

1893年出生于下南洋的印尼华侨首富黄家,其父是当时有名的“糖王”黄仲涵,那这个黄家到底多有钱呢?

 

- 1921年,伦敦, 28岁的黄蕙兰

 

在黄蕙兰3岁时,黄父曾赠她一枚80克拉的钻石挂在胸前当做玩具。要知道08年梁朝伟、刘嘉玲大婚时,那枚价值2280万的“鸽子蛋”钻戒,已经是12克拉的钻中极品了。

 

这样一件“童年玩物”,足以窥一斑而见全豹,黄家当真是富可敌国呀!

 

而要想成为最顶尖的“时髦精”,仅凭有钱可是不够的。黄父是印尼第一个剪辫子的中国人,而黄母则是印尼中国城内的头号美人,可以说金钱、眼界、基因,这些“造星要素”黄蕙兰都有了

 

 

从小在珠宝华服里长大的富家女,对时尚有着天然的嗅觉与敏锐。

 

当时北平和上海,流行的是法国料子做的素净旗袍,清一色H型宽松的样式。这在迷恋奢华气氛的黄蕙兰眼中,素雅有余、精致不足,于是:“我开始选用老式绣花和精致的丝绸,用中国传统式样的特色来制作我的服装。

 

她形容街上那些千篇一律穿洋布的女郎:“她们不懂得本国丝绸之美的价值,不懂得那种地道的中国手艺是如何精彩绝伦的。

 

据说,宋庆龄跟着孙中山北上之前,一直是上衣+裙装的两件式袍褂。后来有一次,她暂住黄蕙兰在北平的宅子时,被黄蕙兰衣橱里各式各样华美的旗袍给惊艳到了,然后经过黄蕙兰的指点,才有了她后来众多经典的“旗袍style”造型

 

- 2015年意大利版的《VOGUE》内页

 

上至总统夫人,下至喜欢时髦的上海女人,无不把黄蕙兰视为“第一街拍偶像”。而她们对于“黄蕙兰风”,究竟能痴迷到什么程度呢?

 

有一回她大冬天的去上海,因为皮肤病不能穿丝袜,只能光着腿穿旗袍。结果第二天,满大街的上海女人都在寒冬腊月里将袜子给脱掉,即使冻得直哆嗦,也要学穿“黄蕙兰同款”

 

而在大洋彼岸的欧美时尚圈里,黄蕙兰的名字总是和宋美龄一同出现,是最能代表民国时期中国女性审美与潮流的人,也是美国《VOGUE》杂志评选出的“1920-1940年代中国最佳着装女性”

 

咱们一开头提到的那件绿色丝绸旗袍,就是黄蕙兰本人在上世纪30年代的私服。后来她赠送给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,作为向全世界展示中国旗袍文化的珍贵藏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为了爱情一掷千金的外交官夫人

 

看到这里,不免会心生疑惑: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,即使再会穿衣服,凭什么让宋庆龄住到她家去?又凭什么能够火到美国去?

 

因为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,她就是“在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”的20世纪初中国驻英、法大使顾维钧的夫人

 

当然,这位蜚声国际的中国外交官,前后一共有4位夫人,黄蕙兰是第三任,也是对他事业做出贡献最大的一位。

 

 

黄蕙兰十几岁便往来生活于巴黎、伦敦、纽约等大都市,精通英、法、荷等六国语言,结识了非常多的社会名流,可以说是极富外交天赋。

 

她曾骄傲的说:“如果你能想象一位中国摩登女郎的模样,那就是我!

 

那一年,正在意大利尽情游玩的她,突然被母亲急召回巴黎,说是:“巴黎有一位对你有兴趣的先生在等你。

 

这位先生,就是当时32岁的顾维钧。

 

顾维钧是在黄蕙兰姐姐家做客时,偶然看到钢琴上的一幅黄蕙兰的小像,便立马对照片中的女子心生爱慕之情。

 

 

而见过大世面的黄蕙兰,对顾维钧的第一印象却很差,不会跳舞、不会骑马,连汽车也不会开,跟她在欧洲结识的青年才俊们相比,实在差太多了。

 

但顾维钧却并不放弃,不仅每天差人送花,还时常用外交特权的的车辆和司机,带着黄蕙兰进出各种特殊场合,一口流利的法语更让她刮目相看。

 

本就爱慕奢华的黄蕙兰,非常享受这种特权待遇,她心想:“这种荣耀与特权,是爸爸花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。

 

所以很快的,黄蕙兰就决定嫁给顾维钧,成为她梦想中的“外交官太太”。

 

在那个战争年代,国家的外交经费十分拮据,婚后顾维钧在外的往来应酬,基本上全部仰仗于黄蕙兰丰厚的嫁妆与家底。

 

 

黄蕙兰有钱,并且舍得为顾维钧花钱。再加上她同样拥有一颗爱国之心,她觉得外交场合就是国家的门面,便自掏腰包重新装潢了破败的中国驻巴黎大使馆

 

各种从国内花大价钱购买运过去的家具、器物、古董,将大使馆装的极富中国特色,只为了一句“不能丢大国颜面,我们是中国的展览橱窗”

 

同时她也享受着与顾维钧一同,参加白金汉宫首次宫廷舞会、与英国国王握手、出席美国杜鲁门总统就职典礼……游刃有余的周游于各国政要名流之间,这些历史性时刻给她带来了至高的荣耀感。

 

 

尤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,她出席白金汉宫首次宫廷舞会,穿一身沃斯高定的礼服裙,再配上一顶卡地亚定制钻冠的经典造型,在此后的一百年间不断被各国媒体重复报道。

 

而在100年之前,她竟然就懂得在旗袍外面加一件香奈儿的外套,或者一件华贵的貂皮大衣,这些造型在今天看来依旧是不过时的。

 

即使站在英王乔治六世的王后身边,气场也并未被压低半分,各国媒体的镜头都对准这位美丽的中国太太,更被当时的上流外交圈称为“远东最美丽的珍珠”

 

 

 

 

直至生命最后一刻也要“体面”

 

黄蕙兰有钱又有主见,再加上时尚品味备受上流社交圈吹捧,在一些外交场合上的受欢迎程度,甚至盖过了顾维钧本人。

 

而顾的骨子里,又有点传统的大男子主义,便对爱出风头的太太日渐不满,黄蕙兰在回忆录里说:

 

“他娶妻子拿她当作家庭中的一件装饰品,就像一把安乐椅,当这把椅子有了自己的思想和见解时,他便会感到厌烦和气愤了。

 

 

有一次在华盛顿,她患上了流感,顾维钧走到她的门前,她急忙说:“你别进来,会传染的”。然后,顾就真的只是“哦”了一声,便走开再也没进去问候过一声了。

 

所以慢慢的,顾维钧心里有了其他女人,是他在麻将桌上的牌搭子,也是同样著名的民国名媛——严幼韵。

 

就连张学良都曾说过:“顾、严二人,他俩就是公开的秘密。

 

骄傲如黄蕙兰,哪里能忍受这样的羞辱,她感到愤怒,却也要维持一贯的“体面”,便主动向顾维钧提出了离婚,终结了这段36年的婚姻

 

- 顾维钧与第四任太太严幼韵

 

和黄蕙兰离婚后过了两年,顾维钧就娶了“最美小三”严幼韵,成就了一段“偷情人终成眷属”浪漫爱情故事,并广为流传。

 

而我们回过头来看黄蕙兰的这一生,真的就是为了“体面”二字。

 

在两人还没离婚时,曾经历过伦敦大轰炸,当时她让一家人全躲进了防空洞,自己却在使馆楼上正襟危坐,坚持着:“我不愿使馆被炸时活埋在防空洞,要死我也要体面地死在楼上。

 

 

63岁时主动选择与变心的丈夫离婚,此后她一个人在纽约曼哈顿的高级公寓里独居了30多年,干干脆脆、不牵不扯,没骂过一个脏字。

 

甚至在自传里,提都不提严幼韵的名字,只是大气的评价顾维钧:“他是一个可敬的人,中国很需要的人,但不是我所要的丈夫。

 

自小好强爱国的她,哪怕是在独居的晚年,屋内依旧摆满了她与顾维钧出访各国的照片。有人说她还爱着那个男人,不如说,她是在缅怀自己美丽又寂寥的前半生。

 

曾经为了爱人、为了国家,不惜一掷千金来维护国家的形象,却换得晚年独自一人终老,她或许有遗憾,但绝无恨意,也从不抱怨。

 

 

拥有过广厦华服,也历经战争离散,黄蕙兰“毫不克制”的一生是尽情的、自由的、体面的,她的美丽从来不是谁手中的玩物,她是引领一个时代潮流的风华正茂。

 

她的财富、审美、行动力,以及自由不羁的灵魂,放之今天这个时代,亦是首屈一指的女性先锋。

 

“骄奢”如她,从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国难当头,她仗义疏财,用一己之荷包,撑起国之颜面,更为公益事业慷慨解囊。将一场对奢华的追逐,转而变成“为富且仁”的利他心。

 

1993年12月,黄蕙兰在自己百岁寿辰当天离开了人世。

 

百岁百年亦是一种圆满,这是她最后的体面。这颗“远东最美丽的珍珠”,终将永远闪烁。